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 Noah Wyle as Steve Jobs 02

本文為Fortune撰稿人David A. Kaplan,在2009年4月對演員Noah Wyle採訪的節錄翻譯。採訪當天,Noah Wyle正在拍攝著名影集「ER(急診室的春天)」的結局。「* * *」的部份為訪談的中斷處。

我曾經對在「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中飾演Jobs一事感到非常憂慮。TNT對於我接下這個角色非常地興奮,不過我同時得要擔心一個演員通常不會擔心的事。我知道他的一些故事,我也有劇本,不過直到我拿到「Triumph of the Nerds」這部紀錄片之後,我才抓到了這個角色的節奏。那就像「老天!我從來都沒看過像這樣的事。我得要演這個傢伙!!」

我被他的姿態、自信、做作、機智、自負以及他故事的整個軌跡給吸引。似乎他就是過去50年美國文化中最具有莎士比亞風格的角色──興起、衰落、以及再臨。一個最真實的悲劇英雄,不過卻有著F. Scott Fitzgerald宣稱不存在的「加分回合」。Jobs已經有了個精采的第二幕。

* * *

我們接到了非常明白的指示,要我們不要去跟我們飾演的人接觸,以免他們在劇本中挖到某些涉及毀謗的部份並讓整個製作被腰斬,所以我也照辦了。在電影播出(1999)後的隔天,當我坐在我家的客廳時,我那隻並未公開號碼的電話響了。

“Noah?”

「是Noah嗎?」

電話中的聲音說道。

“Yes,”

「是的。」

我說。

“This is Steve Jobs.”

「我是Steve Jobs。」

我的心臟開始在我的襯衫下跳動。之後他接著說話,我記得的部分是:

“I’m just calling to tell you I thought you did a good job. I hated the movie, I hated the script, I think if you had spent a little more time and a little more money and maybe a little more attention to detail, you could have had something there. But you were good.”

「我只是想打電話跟你說,你演的很棒。我討厭那部電影、討厭那個劇本,我覺得如果你們花更多點的時間與資金,並且更注意一些細節的話,就能做的更好。不過,你演的很棒。」

他說了很多,不過我能回答的只有:

“Thank you. Sir.”

「謝謝,先生。」

“Listen, we do this thing every year called the Macworld convention. It’s in New York, at the Javits Center. There will be about 10,000 people there. And I think it would be hilarious if you came out on stage dressed as me and did the first five minutes of my keynote address. Are you interested?”

聽著,我們每年都會舉辦個叫做Macworld的大會。這場大會在紐約的Javits Center,大約會有10,000人在會場。我想如果你可以穿的跟我一樣上台,幫我做前五分鐘的開場,一定可以讓場子更熱鬧。你有興趣嗎?

“Absolutely!”

「當然有!」

於是,他幫我買了下個月到紐約的機票。當我到了他在四季酒店的房間時,他已經在當天幫我買好了合身的牛仔褲、黑色高領毛衣以及配合的圓形鏡片眼鏡。他也已經幫我寫好了隔天要在Macworld上演出的草稿。我把雙手合十,就像Jobs一樣的祈禱姿勢,然後開始了他的開幕演說。在演出了幾分鐘之後,他突然走上台來,並說:

“Wyle, you don’t have me at all!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First I pick up my slide-clicker and then I put my hands together.”

「Wyle,你演的一點也不像我!你到底在搞啥啊?首先,我會拿起我的簡報遙控器,然後再雙手合十……」

而在他說「先生女士,讓我們感謝Noah Wyle!」之後,會讓我退場,然後由他接手並介紹最新的Apple科技。

Noah Wyle and Steve Jobs in Macworld 1999這些就是當時我們做的。前幾排的人,我想大多很快就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其他大多數人一點也沒發現。而當大家都搞清楚狀況時,笑聲便一波又一坡地不斷傳開。

老實說,我當時對整個狀況完全沒概念,我以為整件事也許有個預謀,Steve把我請到他的會場上,然後事情會朝向計畫外前進,然後我會以某種方式被羞辱。

但是他照著劇本進行,而且對我相當地客氣。這也讓我明白這就是他為何如此成功的原因。

他很快就發現,與其在報紙上反駁電影,倒不如與電影合作,讓我登上他的會場,並且利用電影來當成他的宣傳。在一個星期之後,我還會從一些人口中聽到他們在YouTube上看到了那段演講。只要在YouTube上打我的名字,那段影片立刻就會跳出來。

總之,當活動結束之後,他邀請我跟他一起到曼哈頓市中心的蕎麥麵店吃晚餐。除了我的妻子也受到邀請之外,同行的還有他的決策以及設計師團隊們。而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有點後悔自己沒有把握住機會。

他們全部──雖然我不想說是活在Steve的恐懼中──都生活在他的意志與突發奇想中。不過由於我不是他們的一員,所以我可以更自在地與Steve談笑並融入對話中,這也讓他們有點吃驚。

而在用餐的途中,他突然轉頭對他的設計師們說:

“You know what I want to make?”

「你們知道我想做什麼東西出來嗎?」

接著,他們全都轉過頭來,並不斷重複著說著:

“What, Steve? What, Steve?”

「Steve,是什麼?Steve,是什麼?」

“You know those picture frames that has my kid in his baseball cap and uniform?”

「你知道那些有我的孩子們戴著棒球帽、穿著制服的相框嗎?」

“Yeah, Steve! Yeah, Steve! We know picture frames!”

「知道啊!知道啊!Steve!我們記得那些相框!」

“Well, I want to make a picture frame where the picture’s not a picture, but a little movie of the kid swinging the bat and hitting the ball. Can we do that?”

「嗯,我想要做一個相框,不過裡面的相片不是相片,而是一些小朋友揮動著球棒擊球的影片,我們能做的出來嗎?」

“We can do that, Steve!”

「我們做的出來,Steve!」

設計師們異口同聲地說。

“I’ll show you what I mean.”

「讓我來告訴你們我說的是啥。」

接著,他拿了他的餐巾紙,然後開始畫出示意圖,並把餐巾傳了整個餐桌。他們都同意了在餐巾紙上的設計,沒有人做出任何修改或是建議。

帳單很快地來了,於是我們開始起身並離去,而那張餐巾紙就這樣被放在桌子上。我心想「我一定得拿到那張餐巾紙。」,我的手也伸到了上面。但是Steve從門口那叫住了我,並且問說:

“Noah, you want to share a cab with me?”

「Noah,想要跟我搭同一輛計程車嗎?」

於是,我把餐巾紙放了下來。原本我可以拿到那個愛迪生的設計的。

Ipad photoframe

* * *

我想自從那時之後,我只跟他說過一次話。他曾經想到LA來看看ER的拍攝現場,不過我從來都沒聽說他真的要來。另一次是我email給他,因為我們要把急診室佈景裡所有的電腦都換成Gateways,我問他是否想換成Apple。不過他也沒回信。

* * *

我自己用的是G4 Powerbook,我是自己買的。我也沒拿到在那次Macworld上發表的新款Mac。(Wyle在那次Macworld上是免費演出的)

via Noah Wyle on playing Steve Jobs – Fortune 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