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 apple germany 4f2c0e1 intro thumb 640xauto 29964

本文為FOSS PATENTS「Apple’s iterative approach to FRAND abuse is not for the faint of heart, but there’s no better alternative」的譯文,作者為Florian Mueller,翻譯與文中的相關註釋在此感謝Odin的協力提供。

此外,由於譯者並非法律專業,加上翻譯能力問題,因此文章內容以及註釋可能有誤,請各位閱讀時多多包含。


Apple對FRAND濫用採取疊代法策略,並不是因為膽小,而是沒有更好的選擇。

先生女士們,我是本機的機長。我們正在經過亂流空域。請回到座位,並繫上您的安全帶。

以上同時也是Cook機長(Tim Cook,不是James)能公開告訴所有與Apple利益相關者(包含員工、持股人、顧客、合作夥伴)關於星期五在德國所發生的事──作為Apple對Android設備製造商的知識產權控訴的報復,Apple的產品將暫時(或是在不久的將來,包含產品與服務功能)下架。並且此情形有可能很快地再次發生。

不過在情況變得更艱難,且公眾要求說明的聲浪更大之前,Tim Cook大概不會公開做出上述的聲明。

作為一個獨立的分析師,我分析法庭文件,以及在聽證會與審判時的宣言。以這些資料為基礎,我相信Apple絕對是走往正確的方向。

在現階段,並沒有跡象顯示與Apple利益相關的人們需要恐慌。真到了該恐慌的地步,也只有在(假設)Apple屈服於FRAND*1濫用的威脅,並且以放棄保護知識產權為代價,讓現行的商業模式得以繼續正常運作的時候。

人們在未來,最好準備迎接如上週五我們所認知到的危機*2。如果此危機不是只限於德國境內的話,衝擊將會更為巨大。在短期間內,Motorola的訴訟將是導致危機發生最可能的主因,但是Samsung在某個時間點,可能也掌握著對Apple的強制禁止令。

在這瘋狂星期五的後續,我已經分析了美國與德國的法庭文件,而在美國的文件中我發現了Motorola要求2.25%權利金的資訊。毫無疑問的,Apple對於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法是「疊代法*3」。我已經發現許多由Apple向Motorola Mobility提出,關於產業標準相關專利提案的相關證據。

Apple不斷地修改其提案,但是這需要法院支持。一旦法院不同意,禁止令下達或是強制執行的風險就出現了(風險高低端看訴訟進行的階段)。

從Apple的線上商店暫時將產品下架,簡單來說就是之前Apple提出的條件不足,而取決於上訴法庭對另一個修訂版提案的評估(估計會在數週之內),禁止令可能再次進入強制執行階段。

事情就是如此。順便一提Samsung是如何處理與Apple的設計相關權利的──在德國的禁止令後,Samsung開始發售修改版本的Galaxy Tab 10.1,也就是Galaxy Tab 10.1N,而Apple也再一次要求德國法院對這些機種下達禁令。此禁令是否下達的決議,將在2012年2月9日定案。

在當時,我已經表示:

「Samsung如果覺得10.1N沒有機會能通過法院的認可,他們就不會發售。但是如果這方法能讓他們離找到法律上的立足點更進一步(或是一步以上)的話,對於下一世代的產品來說是值得的。」

Samsung必須要經過這些過程,只是這過程將非常痛苦、昂貴而且折磨人,但是這也是唯一的方法,來找出法院的判決基準,讓他們的產品能夠與Apple盡可能地相似,但是又不會被禁止。這類的禁止令曾經發生過,並且很可能會繼續出現,但是這也是Samsung在進行「最佳化」的過程中,必須支付的代價。

在此,我會解釋Samsung與Motorola對抗Apple的戰略,以及Apple的反覆策略(包含Apple將暫時禁止令計算在風險內)與德國在產業標準相關專利方面的判例基礎知識。

*1 FRAND(fair, reasonable, and non-discriminatory terms,公平、合理與非歧視條款),同時也被稱為RAND授權(Reasonable and Non Discriminatory Licensing,合理與非歧視授權),是一種標準化的專利授權方式。

標準策訂組織一般都會以特定的規則,來管理在由他們所制定的規格中所使用的技術專利。其中最常被使用的規則,在美國習慣稱為RAND,歐洲則習慣稱為FRAND。

一旦某個標準策訂組織承諾提供FRAND授權,所有人都可以向其申請授權許可,並以「合理的」授權費取得專利使用權。而該標準策訂組織也有義務向任何人授權,而不僅限於該標準策訂組織的成員。

FRAND主要是防止標準策訂組織內的成員,運用自身持有的標準規格相關專利,濫用因專利所產生的壟斷優勢來阻礙競爭對手。也因為FRAND的規則,讓產業中互相競爭的企業也有可能採用相同的標準規格。

不過FRAND條款中的細節,目前在法律上尚未有具體列出詳細解釋的判例出現。

*2 指Motorola成功對Apple發出了禁止iPhone銷售的禁止令,不過隨後Apple成功暫停了禁止令的執行。

*3 在計算數學中,疊代是通過從一個初始估計出發尋找一系列近似解來解決問題(一般是解方程或者方程組)的數學過程,為實現這一過程所使用的方法統稱為疊代法。

Motorola與Samsung對抗Apple的共通策略:

Samsung與Motorola兩者推動著非常相似的策略來對抗Apple,有可能是由相同的外部律師團所提出的建議:

  1. 當Apple向Samsung與Motorola提醒著,在FRAND協議框架下對於標準專利授權,兩家公司所發出的公開報價(作為進入標準談判階段之前的基準)的同時,Samsung向Apple要求銷售額的2.4%,而Motorola要求2.25%。
我會在稍後解釋為何Apple不可能接受這樣的專利授權費率,而這同時也正是Samsung與Motorola對Apple最優先的要求。
  1. 由於Apple拒絕這些金額高到讓人畏懼的條件,Samsung與Motorola轉而尋求以痛苦的禁止令來對抗Apple。Motorola在美國與德國採用此作法,Samsung也在美國與德國,以及其他七個國家進行相同的策略。
在德國的司法制度下,基於產業標準相關專利<sup>*4</sup>的禁止令,比起其他大型市場區要來的容易,因此也成為Samsung與Motorola兩家公司的關鍵戰區。
  1. 他們都希望能藉由禁止令,對Apple的業務造成破壞性的影響,來迫使Apple將所有非標準的相關專利(例如多點觸控專利)授權給他們,作為和解條件的一部分。
換句話說,他們想要用FRAND專利來達到「相互保證毀滅<sup>*5</sup>(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知識產權在擁有大量專利的大手玩家之間將變得毫無意義,只能用來排除沒有大量專利的新進企業。
  1. 每當Apple為了取得這些公司的產業標準相關專利而向這些公司提案時(目前Apple在德國就是這樣做),這些公司一定會提出不只一個,而是一大長串的抱怨。例如,在星期五於Mannheim的聽證會中,法官Andreas Voss指出Motorola對於Apple在最近所提出的提案,仍然提出了九項反對的異議。

  2. 此外,Samsung與motorola也藉由非標準的相關專利來對抗Apple。Motorola最近才以這類的非標準專利贏得了德國的判決,但是他們大概也不指望那些專利可以對Apple的業務產生重大的威脅。

真正能威脅到Apple業務的,是那些由產業標準相關專利所下達的禁止令。你可以暫時將推送郵件改成定期更新<sup>*6</sup>,但是卻不能販售無法與移動網路連線的手機。

*4 即可能被判定為FRAND的專利。

*5 相互保證毀滅(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是一種「俱皆毀滅」性質的軍事戰略思想。是指對立的兩方中如果有一方全面使用核子武器則兩方都會被毀滅,此狀態也被稱為「恐怖平衡」。而雙方都要避免最糟且有可能會發生的結果 ── 滅亡。

*6 此段是指於先前MMI與Apple的push mail相關專利訴訟。

接受Motorola與Samsung的協議是不負責的行為

Apple無法為了讓這兩家公司卸下致命的專利武裝,而簡單地地支付給Samsung 2.4%、Motorola的2.25%或是兩者的總和4.65%,同時還能繼續使用自己的知識產權來持續對抗這些公司。(或者,在沒有因產業標準相關專利而發出的禁止令之下,Apple同意了某種支付方案)

問題是,這兩家公司都是持有大量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的公司之一。在ETSI(European Telecommunications Standards Institute,歐洲電信標準化機構)的知識產權資料庫中,包含來自175家不同公司的基本專利。當許多公司持有比Samsung與Motorola要少的多的產業標準相關專利時,對於無線電信標準(GSM、UMTS、4G等等)所需支付的總授權費可能會達到Apple銷售額的20%〜50%(此數字是粗略估計)。

然而,也有一些其他的產業標準,例如Wi-Fi(WLAN)以及影像編碼,如果沒有對於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的授權金上限的話,總授權費用甚至有可能會超過銷售額的100%。而這些專利授權金,還是優先於那些不適用任FRAND規則的專利授權的。

除了百分比方面,Apple也無法接受關於權利金計算的方式。Samsung與Motorola想要以整個Apple產品的市值來做為支付的基數。然而,Samsung與Motorola在無線通訊上的專利,是由價格通常在$10~$15的基頻晶片來提供功能,而這些晶片本身都已經帶有大部分(假設不是全部)的專利授權。

到目前為止Samsung與Motorola所考慮的,一面向他們支付超過一般標準的專利費用,同時由於產品中類似iOS風格的功能而被提告,似乎在底線上還是有利可圖的。但是,他們並沒有考慮到如以上所述的影響。

另外,有人可能會認為Apple現在應該試著用與之前對Nokia訴訟案一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但即使以交叉授權結束訴訟,問題仍在於金額,以及更重要的非金錢方面的協議所造成的打擊。

每當這類的訴訟結束後,往往會出現許多對於最終是哪家公司需要付款,以及最終支付的金額等等。這類的款項數字可能會非常地驚人,但是對於Apple的戰略目的來說,授權金所施加的限制往往更有價值。

對於Apple來說,在每台Android裝置收取$40的費用,將Apple所有專利授權給Android製造商(換言之,讓Android生態圈可以將Apple從頭抄到尾)的方式,並不是很具有吸引力。

相比之下,以每台Android裝置$10的授權費釋出有限制性的授權,讓Samsung與Motorola(或是說Google)只能自由使用部分的Apple專利,另一部分專利只限定於特定的目的(例如僅針對某些類型的裝置),最後保留部分專利給Apple本身獨佔使用以確保產品的差別化。這樣的作法反而更加地吸引人。

不過,只要Samsung與Motorola(或是Google)仍然試著以業界標準規格相關、並且無法迴避的FRAND專利為武器,來迫使Apple放棄其所有的知識產權,Apple所期望達成的戰略需求將永遠不會實現。

Apple將不會達成符合其需求的協議,除非Samsung與Motorola(或是Google)能被迫承認Apple非產業標準專利的基礎戰略與商業價值。而這些由Apple所持有的非產業標準專利,正是獨立創新與商業化的果實。與其相反的,則是在經由業界主要企業們訂定後,將其推動為標準規格,並迫使所有人使用的專利。

Samsung與Motorola(或是Google)希望所有的專利或多或少都能夠以那樣的方式來交易。他們對於FRAND專利的授權責任,僅止於嘴上說說罷了*7。他們也許是寄望著在主要司法轄區內,相關的法律還不夠嚴謹這點。他們尋找法規的漏洞──包含在德國的訴訟。因為當地的相關法規,比起其他地方來說要來的更有利許多。

只有當他們發現由於法院裁決、監管機構的干預以及Apple堅守其知識產權的決心等因素,讓他們的戰略無法實現時,Apple最終才能得到它所想要的協議。

在此之前,Apple絕不會與Samsung、Motorola或是Google展開任何的談判。

對於Apple來說,這就如同皇冠頂上的寶石。

*7 Samsung在最近因不願授權FRAND專利而開始被歐盟調查。

德國橘皮書標準*8框架

在橘皮書的標準案例(裁決日期為2009年5月9日於德國境內,在此可查閱)中,德國聯邦法庭提及,當專利持有人拒絕展開FRAND專利授權協議時,禁止令就會受其影響而不發佈。但是對於被要求非FRAND專利授權協議的專利持有人來說,有著更多的要求:

相反地,舉證的責任落在被告方*9。被告必須藉由先提出FRAND專利授權的取得提案,並且要如同此協議已生效一般地尊重此提案,來試著取得授權。

而根據橘皮書的標準判例,只有當拒絕FRAND提案時,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的持有人才會因違反反壟斷法而達到無法提出禁止令的程度。

不僅必須先提出專利授權取得協議,正如我之前所說的,他還必須先尊重此協議,無論是以實際的授權金支付,或是以保證金的形式支付*10(以消除當專利持有人由於被授權人破產而無法得到授權金的風險)。

以橘皮書的標準為基礎,Samsung與Motorola甚至不一定需要提供給Apple任何的授權,或是開出超高的授權金來保障自己提出禁止令的能力。

不過有三個理由,讓他們還是選擇提出(超貴的)授權邀請:

  1. 除了德國之外,還有其他的司法管轄區。
  2. 即使是德國聯邦法庭的裁決,最後還是可以由歐盟法庭推翻。如果歐盟法庭裁決Samsung與Motorola在拒絕FRAND授權後試圖發出禁止令的行為,已構成反壟斷法的話,橘皮書標準將會瞬間失效。
這並不會在Samsung與Motorola專注於尋求禁止令的現在發生。他們會在最低限度之下提出授權邀請,來試著避免自己受到反壟斷法的指控。

事實上,Samsung已經開始接受歐盟委員會的調查。即使德國法律允許,在同樣的狀況之下仍有可能違反歐盟的反壟斷法規。
  1. 即使Samsung與Motorola否認自己的FRAND專利具有法律效力(即便他們在其他FRAND專利相關訴訟中曾經以此抗辯),他們仍無法在最終判決時依賴這點*11

橘皮書標準有許多個負面影響。它完全偏向於專利持有人的利益,並且對於違反反壟斷法的標準有著超高的標準*12。而歐盟委員會非常有可能已經發覺了這點,並開始試著用不同的途徑(現階段已透過競爭政策的強制執行開始,在未來可能會在歐盟層級提出立法提案)來確保專利持有人最終必須尊重自身的FRAND協議承諾*13

在更合理的橘皮書標準之下,被告未來僅需要在授權邀請中找出一個重點缺陷,就可避免禁止令的發生。例如,荷蘭法院由於Samsung提出2.4%這個遠高於一般FRAND授權金的比率,而駁回了Samsung對多個Apple產品提出的禁止令。

相比之下,橘皮書標準給了專利持有人無數的機會,來聲稱他們有權利可以拒絕任何授權取得提案。他們也只需要有這樣一個具有說服力的理由,就可以取得(或是強制執行)禁止令。

在星期五的聽證會中,MMI(Motorola Mobility Holdings Inc)於德國訴訟的首席律師,在指出他認為在Apple的提案中存有的缺點後,曾經詢問法官:「我應該給我的當事人什麼意見?」。他的意思就等於:「你不能強迫我的當事人接受這個提案。」

在「正常」的授權協議情況下(「正常」指的是所有參與者都在沒有絕對需要達成協議的狀況下,展開自由談判),任何MMI律師所提出的要求也都有可能出現,他也必然會用盡所有的方法來提出最多的缺點。不過坦白說,任何想盡可能保護其當事人的律師都會提出一樣的問題,即使MMI並未向律師提出盡可能獲得禁止令的要求。

我已經看到這情況發生在談判中,然而差別將是在另一方──Apple。Apple將在壓力之下取得授權*14

*8 Orange-Book-Standard(橘皮書標準)

  • Der aus einem Patent in Anspruch genommene Beklagte kann gegenüber dem Unterlassungsbegehren des klagenden Patentinhabers einwenden, dieser miss- brauche eine marktbeherrschende Stellung, wenn er sich weigere, mit dem Be- klagten einen Patentlizenzvertrag zu nicht diskriminierenden und nicht behin- dernden Bedingungen abzuschließen.

    在專利訴訟中,如果原告拒絕在非歧視與非限定條款與條件下與被告締結專利授權協議,被告可辯訴原告濫用其市場主導地位的優勢,來保護自己免於遭受由專利持有人發起的禁止令行動。

  • Missbräuchlich handelt der Patentinhaber jedoch nur, wenn der Beklagte ihm ein unbedingtes Angebot auf Abschluss eines Lizenzvertrages gemacht hat, an das er sich gebunden hält und das der Patentinhaber nicht ablehnen darf, ohne gegen das Diskriminierungs- oder das Behinderungsverbot zu verstoßen, und wenn der Beklagte, solange er den Gegenstand des Patents bereits benutzt, diejenigen Verpflichtungen einhält, die der abzuschließende Lizenzvertrag an die Benutzung des lizenzierten Gegenstandes knüpft.

    然而,專利持有人只有在被告已表示將以任何條件來締結授權協議,且該協議正持續進行、專利持有人必須在沒有違反禁止歧視或是反競爭行為之下必須不拒絕協議,且如果被告當時已經使用了該目標專利,並尚未被判定需因使用目標專利而罰款時,專利持有人才會因濫用行為而有罪。

    1. Hält der Beklagte die Lizenzforderung des Patentinhabers für missbräuchlich überhöht oder weigert sich der Patentinhaber, die Lizenzgebühr zu beziffern, genügt dem Erfordernis eines unbedingten Angebots ein Angebot auf Abschluss eines Lizenzvertrages, bei dem der Lizenzgeber die Höhe der Lizenzgebühr nach billigem Ermessen bestimmt.

    <p style="font-size: small;">
      如果被告認為專利持有人要求的條件過高,或是當專利持有人拒絕量化授權金時,可以拒絕在專利授權方在以其自身合理判斷下決定授權金數量,以滿足其無理要求所制定的授權協議邀請。
    </p>
    

    *9 德國採用的是大陸法,被告並非完全的「假定無罪」,負有一定程度的舉證責任。

    *10 故此蘋果在上訴暫停禁令時,需要先繳交1.57億美元的保證金

    *11 德國採用的是大陸法,法庭在解釋條文時,並不會參考先前的案例。所以即使三星在先前的判決中宣稱自己持有的專利屬於FRAND,在另一場訴訟中仍可對相同的專利持不同的論點。

    *12 此情形與實行普通法的美國相反。

    *13 即面對任何對象,皆需以合理的授權金給予授權。

    *14 由於MMI持有的FRAND是與行動電話產業的標準規格相關專利,如果Apple要加入行動電話產業,就不得不申請授權。不過由於MMI目前開出極高的價碼,讓Apple無法順利地取得授權。

    Apple的疊代法策略是有道理的——儘管一切看似動盪不安

    在表面上, Apple正在與MMI進行談判(也許也會與Samsung展開談判,但是由於Samsung並未贏得任何基於專利優勢的判決,至今談判尚未展開)。但是實際上來說,由於MMI並不想要達成協議(由於前述的原因,MMI想要贏得訴訟並強制執行禁止令),Apple將會試著提出提案,來看看法官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一旦法院表示Apple已經達到橘皮書標準的要求,判定MMI已經違反了德國判例法中的濫用行為*15,Apple就贏得了訴訟。而MMI將無法再次以產業標準相關專利,在德國對Apple強制執行或是得到任何的禁止令。

    在這重複過程中,問題並不是他們在未來必須同意特定的專利授權費率。在橘皮書標準下,授權申請方可以提出特定的授權費率,或是將費率交由法院裁決(技術上來說,專利持有人可以主觀合理的判斷來自由決定授權費率,但是費率會接受法院的審查,並在必要之時做出調整)。而Apple會選擇提出明確的授權金額,並不令人訝異。

    Mannheim法院同時也指出,Apple並不需要在同時或是在全球範圍內,取得MMI所有的產業標準相關專利*16

    然而在各種細部條件方面,雙方仍然有許多分歧,而這也會影響Apple最終在未來,以及由於過去侵犯MMI各種產業標準相關專利所需支付的金額。不僅僅是MMI,Apple還必需面對許多其他的專利持有人*17,這也使得Apple為了找出讓步的最低限度,而冒著產品可能會暫時被禁止販售的風險。

    Apple為了找出法官是如何看待不同的提案,需要在整個訴訟過程中利用各種機會。Apple不能每天向法院丟出新的提案。Apple能做的,是在任何時候向MMI提出提案,但是法院只有在MMI試著申請禁止令(德國Motorola與Apple的訴訟可是從來都不停的)、辯方正在進行上訴程序、或是請求強制執行時,法院才會開始以橘皮書標準的觀點來檢視。而在此過程中,Apple可以暫時停止禁止令。*18

    對於Apple來說,在禁止令下達之前,這顯然是一個好方法來得到清楚並有利的決議。但是就如同我們在上週五看到的,這個過程並不會就此結束。在Apple反對執法程序,例如要求暫停禁止令時,可以宣稱MMI在反壟斷法之下,並沒有盡到它應盡的責任。

    對於在強制執行階段試著提出新提案的作法,問題在除非法院將強制執行延後,否則Apple就必須要執行相關的禁止令。

    這些動盪是無法避免的。沒有這些,Apple就無法獲得其所需的明確資訊。

    *15 指MMI違反FRAND合理、非歧視的授權原則。

    *16 指MMI可能需要對Apple分別展開多件訴訟,以迫使Apple向MMI支付其所有與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的授權金。

    *17 意指如果MMI成功向Apple收取超過FRAND一般標準的權利金後,未來諸如Qualcomm等公司也有可能對Apple採取與MMI相同的作法,向Apple收取超過一般標準的高額權利金。也因此,Apple堅持不肯向MMI讓步。

    *18 因此Apple在上週禁止令發出後,隨即申請上訴,以便暫時停止禁止令。

    Apple對MMI提出的各種提案

    在Mannheim地區法院於2011年12月9日的裁決中,包含Apple許多提案的資訊。而在Karlsruhe高等地方法院於2012年1月23日的裁決中,否決了Apple試圖暫停強制執行的第一個提案。

    目前Apple正在評估是否要進行第二次的提案。而只有二次提案提出,才會讓強制執行或是暫停拖延到整個上訴程序結束。

    此外,我還透過以下的幾場審判來得到更多的資訊。我旁聽了於12月初開庭,與另一個不同的Motorola專利相關,但是與12月9日的裁決有相同橘皮書標準相關議題的審判。另一場則是星期五的審判,這場審判關係到相同的產業標準專利,但被告並不是Apple的歐洲分支機構,而是Apple美國總公司。

    以下是整個訴訟的主要過程:

    1. 2007年8月6日,Motorola告知Apple,表示Apple需要向Motorola取得授權。
    2. 我不知道Motorola提出2.25%這個授權金數字的確切時間。在Motorola提及此授權金數字的信件上標示著2011年10月的日期,但是並沒有明確地指出Motorola提出此要求的時間點。
    儘管Motorola在長期以來有著一貫的立場,無論2.25%的授權金要求是何時提出,他們也許在此之前就已經提出了另一個價碼。
    
    1. 在2011年10月4日,Apple向MMI提出了第一份授權取得提案。此提案比第一個在Mannheim開庭,與MMI的FRAND專利相關的審判早了17天。
    而從全局的角度來看,德國訴訟法規定的新證據提交截止時間,是在開庭前一個星期。
    
    1. 2011年12月9日,Mannheim地方法院裁定,MMI拒絕Apple的授權取得提案是合法的。導致此裁決,是由於Apple考慮到MMI宣稱Apple在過去的侵權行為*19,讓Apple想要保留機會繼續挑戰MMI在此訴訟中關連的專利有效性。
    Mannheim法院承認在德國法律界中,關於專利授權協議是否必須要追究過去的侵權行位,有著許多不同的意見。但是,法院仍然做出判定,在沒有明確澄清過去侵權行為的責任之前,專利持有人並沒有必要同意專利授權。
    
    Mannheim法院特別不希望有人去質疑與過去賠償案相關的專利有效性,因為這可能會造成以下的狀況 ──&nbsp;故意不去取得授權的人,在經過法院裁判後最終所支付的授權金,可能會比經由一般途徑取得授權的人所需支付的授權金還要來的少。<sup>*20</sup>
    
    準確地來說,讓專利無效化永遠都是可能的。但是以Mannheim法院的觀點來看,專利持有人本來就應當有權自由終止專利授權協議,而這也對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的相關授權,形成了重大的結論。
    
    在此論點下的根本性問題,在於Mannheim法院絲毫不關心為了使用那些一開始就不該被定義為專利的專利而支付授權金的可能性。而許多專利本來就是無效的<sup>*21</sup>。
    
    這種偏頗的作法,也進一步地加劇了由橘皮書標準所帶來的問題。此種思維讓產業標準相關專利持有人的權利,幾乎與其他專利的持有人所擁有的權利幾乎相同,並且沒有考慮到此作法,對於實際使用產業標準的人帶來多少嚴重的問題。
    
    MMI利用了此一優勢,贏得了2011年12月9日的判決。
    
    1. 在當時,MMI還列出了其他異議的列表。但是在2011年12月9日的裁決中,並沒有對這些異議做出判決。因為,除非能確定MMI至少有一個拒絕Apple授權取得提案的合法理由,否則將不會有決定性的結果出現。
    如果Mannheim法院仍對MMI的其他異議做出裁決,Apple將會更加地明智。但是由於這並沒有發生,Apple現在所需要的,是在MMI被迫接受Apple的提案之前,經由其他方式找出確立判決的條件(特別是在上訴法院)。
    
    1. 2011年12月14日,Apple針對12月9日的裁決,向Karlsruher高等地方法院提出上訴。在此同時,禁止令的強制執行也被暫停。
    在此階段,Apple提出了兩項修訂的提案:其中之一在2011年11月10日送交給MMI(可能是在12月2日與另一個專利相關的審判中被討論的提案),而另一個則是做出更大的修正,並在12月14日(上訴提要的當天)送交MMI。
    
    在11月10日的提案中,Apple表示將撤回所有對於專利有效性的質疑,但是同時也澄清,Apple只有在MMI試圖要求比FRAND專利授權利率更高的賠償時,才會希望保留質疑專利有效性的權利。並且Apple對未來支付專利授權費的責任,不會受到專利可能無效的影響。
    
    12月14日的提案中,已沒有再提到當MMI要求超過一般FRAND專利授權費用以上的賠償時,Apple會對專利有效性展開質疑動作的可能性。還有另一項提案在2012年1月5日提出,但是其中與前述相關的條款部分並未有變更。
    
    1. 在此基礎上,Karlsruhe高等地方法院駁回了Apple的第一項動議──暫停強制執行禁止令。上訴法院裁決MMI並沒有必要接受未來當授權專利有效性遭到質疑時,不允許其終止協議的提案。上訴法院也認為,MMI可以在拒絕合理與不帶有歧視的提案之下,堅持終止雙方協議,同時也不會觸犯到反壟斷法。
    由於以上的原因,MMI可以再次強制執行禁止令,使得Apple不得不將某些特定的產品從德國的線上商店下架。
    
    1. Apple為了暫停強制執行禁令而展開第二次動議的時間仍然不明。不過Apple必需在第一次動議被拒絕的1月23日與2月3日裁決暫停強制執行禁止令,直到上訴法庭對第二次動議做出裁決為止的期間,展開第二次動議(這大概只有短短幾個星期)。
    此動議必須基於另一個Apple向MMI提出的授權取得提案。而該提案幾乎肯定會與星期五裁決中的FRAND專利相同,只是在此提案中的Apple在法律上是另一個實體。
    
    Apple將不再保留質疑專利有效性的能力,以作為完全迴避過去專利侵犯的責任的途徑。但是只要考慮到探試FRAND專利授權費率,Apple就會想要確保可以自由提出任何可提出的法律論證,包含涉及專利有效性、有效期間以及專利耗盡等議題。
    
    在星期五的審判中,Mannheim法院顯然最優先關注的,是Apple意圖保留利用專利耗盡論來論證與iPhone 4S相關議題的權利。但是Apple再次辯稱,作為決定未來FRAND專利裁決的法院,仍然可以考量Apple任何論證的無效性。但是透過專利授權協議的詞語,Apple並不想讓自己在定義FRAND方面的辯論能力受限。
    
    此外,對於Apple的保證金有可能超出未來法院訂立的FRAND授權金額標準一事,也有著諸多的討論。我必須承認,對於此事能成為爭論點讓我感到很訝異。
    
    依照我的觀點,橘皮書標準為了確保專利持有人能夠得到給付,明確給予了支付保證金的選擇。但是,當在避免保證金超出未來法院訂立的FRAND授權金額標準,同時支付保證金又無法成為滿足橘皮書標準時,如何選擇似乎就不太重要了。在此情況下,公司可能只能選擇支付保證金。
    
    如果上訴法院以此為議題,我會覺得很意外,但是上訴法院會如何裁決MMI 的其他專利也很難說,特別是考慮到Apple大概會拒絕放棄任何與未來FRAND專利授權費率定案相關的論證機會。
    

    *19 指Apple從2007年初代iPhone發售,到2012年這段期間內MMI宣稱對其專利的侵權行為。

    *20 意指可能會出現故意不支付授權金,以便在進行訴訟時利用法律程序來壓低授權價格的狀況。

    *21 如果FRAND專利難以被授權,就等於已違反FRAND原則,此時專利就會被判定為無效。當專利無效時,那關於是否有授權一事便無關緊要了。

    我們會等著看下一步的發展。如果上訴法院認為Apple以它的新版提案,多半可能會滿足橘皮書標準的要求的話,法院將會暫停Motorola在12月9日以上訴過程正進行中為理由,所得到的強制執行令。

    然而,如果MMI對Apple的新動議提出反對,禁止令將會回復強制執行狀態。但是在此種情況下,Apple將可以向MMI提出新提案,並且提出另一個動議來暫停強制執行。

    在2012年4月13日(這天是13號星期五),Mannheim法院將會對MMI與Apple之間的兩項專利做出裁定。其中的一項專利是已經進入強制執行階段,另一個非FRAND的專利則是在兩天前的另一場裁決中勝訴。而基於對FRAND專利的尊重,Apple除了新的提案之外,將不會提出任何新的議題。

    我猜測,Mannheim法院會參照目前在其司法轄區內的上訴法院的說法,並且很有可能在處理Apple最新的提案時,採用上訴法院所持的觀點。

    Apple與它的律師們知道自己在幹嘛

    雖然我有時候會批評Apple在訴訟戰術方面的決定(例如2010年與HTC的訴訟),也不同意那些叫我們只需盲目相信Apple管理階層與其律師們所做的決策的人,不過Apple目前在應對MMI所主張的FRAND專利方面,的確是朝向正確的方向前進。

    Apple很明顯地是為了要捍衛自身的權利,以及保障其股東的利益。不過實際上,Apple正努力地讓橘皮書標準的規範更為明確,同時也對整個產業做出了極大的貢獻*22

    此外,歐盟委員會正對Samsung的行為展開官方正式調查一事,也表明了獨立的反壟斷監察機構正在關心以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為由而下達禁止令的情形。也許Motorola以及之後的Samsung,可能都會在手握著德國禁止令之下,由於其反壟斷議題可能會因而提高到歐盟層級,最終選擇不去強制執行。

    我曾經多次強調MMI首席律師過去輝煌的經歷,但是Apple的德國訴訟律師也是菁英中的菁英。MMI可能已經在選擇強制執行時利用的專利,以及訴訟展開的地點做出了極佳的選擇。

    而由於橘皮書標準,Apple在德國正在和產業標準相關專利進行一場艱苦的戰役。臨時銷售禁令所造成的關注,也比起實際影響力來的更加地巨大。

    Apple可以不斷地修改其提案。在最新的提案中,也許也已經滿足了橘皮書標準的條件。如果並未滿足標準,我們將會看到Apple繼續地進行下去。只要Apple每做出更多的讓步,MMI也就需要更小心地提防反壟斷法的來襲。

    如果您想獲得在智慧型手機專利方面的議論,以及其他我所關注的知識產權方面最新訊息,請訂閱我的RSS來源,或是追蹤@FOSSpatents與Google+。

    *22 德國採用的是大陸法,法官在進行判決時必須要澄清立法的原意。因此如果Apple在此次訴訟過程中,讓德國法院對橘皮書標準做出更詳細嚴謹的解釋,此後業界對於產業標準相關專利的授權,就可以有更明確的規範可供遵循。

    via FOSS Patents and Wikipedia and Odin是個Blog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