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jobs d8 sitting blue chair

在Apple公開關於iPhone定位資訊的正式回應的同時,All Things D同時也對Apple CEO Steve Jobs,以及Apple SVP Phil Schiller 與 Scott Forstall 進行了電話訪談。以下是訪談內容:

現在的一大難題是,基於地理定位的服務本質上需要定位資訊,但是這些訊息是高度敏感,並可使用在許多其他用途。Apple在這方面是如何處理的?

Jobs:我認為我們作了兩件事。其中之一是在我們要使用定位資料時會徵求使用者的同意,要不然我們絕不使用定位資料。這就是我們的作法,相當簡單。

我們並沒有跟蹤任何人的位置,而他們在手機中找到的檔案,就如同我們所解釋的,是由眾多iPhone透過匿名方式收集而建立的集體資料庫。

我們建立了Wi-Fi熱點與手機基地台的集體資料庫,但是這些熱點與基地台可能離你的位置有一百英哩遠。這些資訊不會告訴你關於你的位置的任何訊息。這些同時也是人們在手機中看到的,誤以為是定位資訊的資料。

 

在過去這週內你們有學到任何事嗎?

Forstall:我們學到的一件事是關於系統中的暫存檔案──重點就在這個暫存檔。所有的定位計算都是在手機本身中執行,因此沒有任何定位計算是分開進行的。你可以想像,在理想的環境中,整個集體資料庫都儲存在手機上,並且永遠都不用與伺服器通訊來進行定位,或是下載暫存檔。

而我們的作法是在手機上儲存一個資料庫子集合的暫存檔。我們選定了一個大小──大約為2MB,差不多小於一首歌曲的一半。不過我們發現這非常的大,可以容納非常長時間的資料。

我們在系統內有保護的設計。系統有root保護,並且採用沙箱的方式來與任何其他軟體隔離。但是,如果有人入侵手機並越獄,就可以取得這些資料。

這些資料全部都是匿名的,並且無法追蹤到任何單獨的手機或是使用者。但是我們必須對手機上的任何檔案更加地小心,即使這些資料有受到保護。

Jobs:在新科技進入社會時,會有一段調適與宣導的時期。在我們的產業中,我們在與大眾宣導方面並沒有做的很好。在這點上,我認為目前相當微妙。因此,人們在過去一週得到了很多錯誤的結論。我認為,在沒有問題的時候來與大眾宣導才是正確的時間。我想我們可能會自問──作為一個產業,我們能做些什麼?

 

許多美國與其他地方的相關監管單位說,他們將會仔細查看這件事。你們是否計畫要到國會作證?你個人以及Apple會如何行動?

Jobs:我想Apple將會去作證。他們已經要求我們去作證,而我們當然也會遵照他們的要求。我認為他們正在調查此事是一件好事,並且我也很有興趣看看媒體對此事會如何報導,特別是調查其他同業在這方面是怎麼做的。我確定有些同業並沒有做到我們所做的事。

 

似乎其中的一個問題是在應用軟體方面。你們的軟體與Android平台相比,比較少要求提供電池資訊、存取撥號軟體或是定位資訊。你們覺得客戶應該要注意他們使用的每個軟體,以及每個軟體要求的權限種類嗎?

Jobs:我們認為應該如此,那就是為何我們第一個建立一套讓軟體無法迴避的流程,在任何軟體要存取地理位置資訊時,必須先詢問使用者的原因。基本上,每個軟體都必須要取得使用者的允許。

 

在你今天的發言中提到,Apple正在使用集體定位資料來建立一個集體的交通資料庫。在我們去年舉辦的D8會議中,你談到了完全公開對於產業的重要性。你認為Apple與其他公司需要讓大眾具體地知道你們正在利用這些訊息作些什麼,以及選擇讓哪些資料加入某些廣告計畫中?或是,你認為Apple與其他公司應該可以廣泛地使用匿名資料?

Jobs:如果人們不想要參與,他們將可以完全關閉定位服務。當我們將目前得知的軟體問題修復後,他們的電話將不會收集或是發送任何集體資料。但是,手機也不會進行定位計算。

Schiller:有時利用比喻可以幫助大眾理解,因為這些東西實在是太新了。我認為,集體資料庫就像每次你走進一家店,許多店家會有一個計數器來計算有多人進出這家店。沒有人真正會關心此事,因為這是完全匿名的。這並不是私人訊息,這不是讓人們覺得是與隱私相關的事,因為這真的與隱私無關,只是交通流量的總計。這些集體資料庫就類似這樣。

當你在日常收活中想到類似這樣的事時,並沒有如此的可怕。

 

交通資訊是你們唯一使用集體資料庫的資料嗎?或是還有其他的計畫?

Jobs:我們提到了交通服務,我想在有其他計畫能公布之前,這是我們目前唯一會談到的事。

 

但是你們不是說這是你們唯一的用途?

Jobs:我們正在建立一個基於交通資料的集體資料庫,這就是目前我們要說的。

 

是否需要有任何更精確的控制選項,或是有個On/Off的開關來控制?

Forstall:我們對於隱私與定位資訊真的非常小心,我們已經非常努力地讓這些東西盡可能透明,讓使用者能完全控制。正如您所說的,當任何使用者想讓任何軟體存取他們的定位資料時,使用者必須要分別同意每個軟體的存取權。即使在Apple內建的軟體中也是如此。

此外,當任何軟體使用定位資料時,一個指標會出現在狀態欄上。在設定中,你可以看到手機中每個已經過使用者同意使用定位資料的軟體列表,以及未經使用者同意的軟體列表。使用者可以到設定中暫時關閉軟體的定位資料使用許可。此外,任何在24小時內曾經使用定位資料的軟體,在列表上都會有標示。因此使用者可以知道他們許可了哪些軟體,以及哪些軟體最近有使用過定位資料。我們認為這是最精準、最佳的方式。

 

Steve,你在過去幾週內是如何研究這些問題的?

Jobs:並沒有幾個星期。這整件事都是從上週三開始,而我們在今天早上釋出回應。我們花了略少於一星期的時間。Scott、Phil還有我在本週一起工作,而第一件事就是調查問題。

我們是一間工程導向的公司。當人們指責我們的產品時,我們第一件事就是找出真相。這花費了一定的時間來追蹤所有的事,同時這些指控也一天接著一天出現。當我們搞懂這整件事時,已經花上了好幾天的時間。接著我們將事情寫了下來,並且試著讓這個非常高科技的議題盡可能地簡單易懂,這又花了幾天的時間。到這時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

 

我很好奇,您是否有回到全職工作的時間預定?

Jobs:嘿!我們今天在這討論的是定位問題,不是我。

 

via All Things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