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由曾經擔任坂本龍一巡迴演出的吉他手,並且創立了CD Baby的Derek Sivers在其網站上刊載的「The day Steve Jobs dissed me in a keynote」一文的翻譯。其中敘述了早期iTunes Music Store與獨立音樂銷售公司CD Baby間的故事。在譯文中的粗體部分依照原文標示,而文中出現的「喵的」一詞請自行腦內置換為比較不文雅的版本。按照慣例,由於翻譯水準問題,有心人士請直接觀看原文。


在2003年5月,Apple邀請我去他們的總部,討論將CD Baby的音樂放到iTunes Music Store上。

當時iTunes才在兩個星期前推出,只有一些主要唱片公司的音樂。許多我們這些在音樂業界的人還不太確定這種作法是不是行得通,特別是有些人已經看到如eMusic這類與iTunes相同模式的公司,花費數年都還無法成功。

我飛到Apple總部,以為我會與他們的行銷或是技術人員的其中之一會面。但是到了現場,我發現大約有近百人,從小型唱片公司到經銷商都有被邀請。

我們全部進到一間小會議廳,對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毫無概念。

接著,Wow!Steve Jobs出場了!

他馬上火力全開地進入說服演說模式,試著說服我們所有人將所有的音樂給Apple。他談論著iTunes到目前為止的成功,以及我們因該與他們合作的所有原因。

他說到了一個重點:

「我們希望iTunes Music Store包含所有的音樂。即使是那些已經停產或是銷量很少的,我們也都要。」

這讓我非常震驚,因為到2003年為止,獨立音樂家們總是被大型通路拒絕。而Apple不單單只是銷售那些與大企業簽約的音樂家們的作品,它們將銷售所有的音樂,這真是太驚人了!

之後,他們展示了我們將用來傳送專輯給Apple的軟體。軟體要求我們將音樂CD放到Mac的光碟機內,輸入所有專輯資訊、曲目名稱與作者,按下「encode」轉檔完成後,點選「upload」上傳。

我舉手詢問我們是否必須要使用他們的軟體,他們回答「是的」。

我再次詢問,並說明我們有超過100,000個專輯已經壓縮為無失真的WAV檔案,所有的資訊由音樂家們親自小心翼翼地輸入,以準備轉為他們規定的格式發送到伺服器。但是Apple的人說:「抱歉,你必須要使用這個軟體,沒有其他方法。」

這代表我們需要從貨架上取下所有的CD,插入Mac,複製貼上所有的歌曲標題到軟體內。但是就這樣吧!如果這是Apple的要求,OK。

他們說在接下來的數週內就會準備好讓我們開始上傳歌曲。

我當天晚上飛回家,將會議筆記貼到我的網站上,並發送email給我所有的客戶後,就去睡覺了。

當我醒了之後,我接到我在Apple的聯絡人發來的狂怒Email與語音郵件。

「你到底在搞什麼!?這次的會議是保密的!馬上把那些筆記從你的網站上撤掉!我們的法律部門已經抓狂了!」

在會議中並沒有提到保密,也沒有簽任何同意書。不過我還是馬上將筆記從我的網站上移除,做個好寶寶。(現在你還是可以在這邊看到某人轉貼的副本。)

一切都沒問題,起碼我是這樣想的。

Apple將iTunes Music Stores合約寄給我們,我們在當天立馬簽下並寄了回去。

我開始建構讓所有人的音樂到iTunes的系統。

我決定我們必須要對這服務收取$40的費用,來彌補我們從倉庫內取下每張CD,輸入所有資訊、數位化、上傳、並將CD放回倉庫的成本。

有5,000位音樂家率先申請,每人付了$40。得到的$200,000用來支付額外的設備與人工來讓整個流程運作。

在兩星期之內,我們接到了從RhapsodyYahoo MusicNapstereMusic以及許多其他公司的聯繫,每間公司都說想要我們全部的音樂。

Yes!贊啊!

也許你在今日無法理解,不過在2003年夏天是獨立音樂有史以來最大的轉折點。在那之前,幾乎沒有任何大企業想要販售獨立音樂。(那就是我開始CD Baby的原因,因為沒人會賣我的音樂。)

iTunes說他們想要所有的音樂,如此他們的競爭者就必須要跟上,而我們已經進去了!從2003年夏天開始,在任何地方的所有音樂家都可以在任何線上通路販售他們的音樂。你能了解這是多棒的事嗎?

但是有個問題。

iTunes沒有給我們回應。

Yahoo、Rhapsody、Napster與其他線上商店都已經開始運作,但是iTunes沒有回覆我們簽訂的合約。

我的音樂家們漸漸開始不耐煩與憤怒。

雖然我給了他們樂觀的道歉,但是我也開始擔心了起來。

接著到了10月,Steve Jobs舉辦了關於iTunes的特別全球同步演說。

人們批評iTunes的音樂比競爭對手要少,只有300,000首歌曲,而Rhapsody與Napster則有超過200萬首歌。(超過500,000首以上的歌曲來自CD Baby)

在四分鐘內,它說的話讓我激動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這些數字可以輕易地變的更多,如果我們想要讓所有的歌曲都加入的話。但是我們了解到唱片公司提供了非常好的服務。他們做了編輯的工作!你知道嗎?如果你我錄了一首歌,只要付$40的費用就可以透過某些中介服務將歌曲放到網站上。$40的代價就為了對抗Rhapsody或其他人?不,我們不想讓那些東西放到我們的網站上! 所以我們必須去經過編輯。而結果就是400,000首高品質的歌曲。」

影片在此

Whoa!Steve Jobs就這樣鄙視我的工作!

我是唯一一個收取$40費用的人,他指的就是我。

喵的!就這樣啦!Steve改變了主意。iTunes不會有獨立音樂,你也聽到那個人講的了。

我恨我現在的處境。

自從1998年我開始營運我的公司後,我一直在提供傑出的服務。我可以做出承諾並信守它,因為這完全在我的掌控中。

現在,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做出了超出我控制範圍的承諾。

所以,無論會造成多少傷害,現在是我做正確的事的時候了。

我決定將$40退回給所有的人,並致上我最深的歉意。由於有5,000位音樂家加入,代表我將退回$200,000。

我在當時決定讓這個服務免費。

隔天,我們接到了來自Apple的合約回覆,並隨附上傳的說明。

難以置信。

我們問:「為什麼是現在?」但是沒有得到回應。

不管了,他喵的Apple。

我們立刻開始壓縮並上傳。

我悄悄地將iTunes重新加入我們網站的公司列表中。

但是我再也不會對客戶保證我能做到超出我掌控範圍的事。

2010 Derek Sivers

Derek Sivers

via The day Steve Jobs dissed me in a keyn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