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arstechnica「How Star Trek artists imagined the iPad… 23 years ago」一文的翻譯,並加入相關的圖片方便讀者理解。照慣例由於翻譯問題,有志之士請直接觀看原文。


讓「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與原始的Star Trek系列以及早期電影版區隔開來的特徵是 ─ 在影片中被廣泛使用在企業號(Enterprise-D)上,平滑光整的觸控面板。這個觸控介面也使用在許多被稱為PADD(Personal Access Display Devices,個人存取顯示裝置)的攜帶裝置。這些攜帶電腦終端明顯類似於Apple的iPad ─ 一個以光滑平整的觸控螢幕為特徵的攜帶式電腦。

StarTrek TNG DS9 PADD Replica

為了了解Star Trek中PADD的設計思想,我們採訪了一些與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以及其他Star Trek電視與電影系列)製作相關的人士,包含Michael OkudaDenise OkudaDoug Drexler。這三位都曾經參與了Star Trek各方面的美術工作,包含圖像設計、場景、道具、視覺特效、藝術指導等。我們還討論了他們對iPad的想法,以及iPad與他們對24世紀科技預想的相似之處、科幻作品對現實科技的影響、以及他們認為未來的人機介面會是什麼樣子。  

從電子記事板到PADD

Star Trek電影系列最早從1979年的Star Trek電影開始,當時有相當大的預算來做場景設計、道具與特殊效果。不過在原版1960年代的Star Trek系列,當時並沒有足夠的預算來將星艦內填滿按鈕、旋鈕與顯示螢幕。

根據Michael Okuda的敘述,原版Star Trek的美術總監Matt Jefferies當時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預算。「他必須發明一種廉價、但是可以令人信服的方案。」他接著說:「當年的太空船,例如雙子星號,擠滿了切換開關與各種儀表。如果他有錢能買那些東西,企業號就會長的像那樣。」

A fish-eye view of the interior of the Gemini capsule. A fish-eye view of the interior of the Gemini capsule.

由於Jefferies受到預算的限制,讓他只能以創造力來彌補,原始的企業號艦橋是相對地空曠、簡單的。「由於他如此傑出的視覺設計,我覺得原版的Star trek在今天來看還是相當不錯的。」Okuda說。

filming Star Trek – wide angle view of Kirk alone on the bridge filming Star Trek – wide angle view of Kirk alone on the bridge

相同的預算限制,代表著「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也必須使用具創意的解決方案。「我們只有比一般連續劇少很多的預算。」Okuda說:「因此,舉例來說,我觀察了控制面板的製造流程,並想:『怎樣才能讓它盡可能的便宜?』。做出了這個決策之後,接著就是『要怎麼做才能讓它看起來更具未來感?』」。

有什麼能比一個沒有旋鈕、按鍵、開關或是其他小細節的平面來的更簡單呢?Okuda設計出了一個在大尺寸、有著弧度的長方形面板上的使用者介面。這個樣式在「Star Trek IV: The Voyage Home」的Enterprise-A上被首次採用,後來被稱為「okudagrams」。介面中的圖形可以很便宜地用彩色透明片做出來,不過在「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中這種風格進化為採用更多的影像面板,或是在後製階段使用動畫合成。

Son'a research display Featured on:Library Computer Access and Retrieval System, Okudagram, Control interface

「最初的動機其實是成本。」Okuda解釋:「以純粹的平面圖像來製作,相對來說會比購買電子零件要來的便宜許多。但是很快地,當我們搞懂這東西是怎樣運作,以及怎麼操作時,有些人會跑來問我:『如果我需要做這件事時,(介面)會出現什麼反應?』。也許有些動作是我沒有想到的,我們也沒有專門為這個動作設計控制按鈕。接著我意識到對此正確的解答是:『軟體』。所有我們需要的功能都可以使用軟體來定義。」

Okuda所理解到的是,使用物理的硬體介面時,每個功能必須在一開始就設計在介面中。但是只要想像軟體可以在需要時重新設定介面,劇作家就可以想像出任何需要的功能來推展故事情節,美術製作也可以配合表演需要的特別動作來製作出「軟體」介面。

由於這些道具並不是真的能工作的裝置,實際上並不需要撰寫程式碼。「我們非常自由地想像『如果這樣做會怎樣?』或是只要碰一下,它就會變成操舵面板?」Okuda敘述。

不過,各種控制面板的介面設計還是有考慮到使用者體驗。「我們試著去創造出,一個在遠處看起來像是有著宏觀結構的東西。當你近看時,似乎有額外的結構覆蓋在上面。觀眾會看著並想像『如果能近看著研究,我就能搞懂怎樣飛星艦。』」

狂熱的觀眾可能會記得,在原版Star Trek中的軍官在做筆記或是簽命令時使用的,被稱為「電子記事板(electronic clipboards)」的東西。這些有著笨重外觀(以今日的觀點來看)的盒子,有個傾斜的上半部、大面積的手寫區域並帶有手寫筆,並附加一些亮燈按鈕。Uhura中尉在她通訊軍官的職位上常常使用這個裝置。

A PADD and stylus of the 2260s

從「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之後,艦隊採用有觸控螢幕的PADD。這個輕薄的手持設備有著與Enterprise-D上的電腦與操作面板相同的介面。「我們的構想是讓這個裝置更時尚、輕薄,而且比電子記事板更先進」Okuda說。

但是PADD明顯要比電子記事板來的強大。「我們發現配合上我們所想定在星艦上的網路能力,以及(假設性的)軟體彈性,因該可以使用PADD來操作飛船。」Okuda如此敘述。

 

星艦之夢

iPad

如同PADD,Apple的iPad與其他iOS裝置的設計概念大部分環繞在以軟體來定義裝置功能之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比得上iPad那宛如有著生命的介面。」Doug Drexler如此敘述。身為一個從十歲開始就是個狂熱科幻作品讀者,iPad的觸控介面是他期盼以久的。「我想我的觀點是『這只是遲早的事!』」他如此說。

「我認為,任何沒有明顯可見的機關但是卻有著強大功能的東西,要不來自未來,要不就是中世紀的魔法。」Drexler解釋:「在原版Star Trek系列中先進的外星裝置,往往沒有明顯的機械裝置。因此觸控介面看起來似乎就像魔術一般 這同時也有些詭異,就像是你會有種這東西能了解你的感覺。」

就連Okuda也對iPad自然流暢的介面使用相當感動。在PADD上的動作涉及複雜的後製效果,在iPad上看起來是那麼地簡單,他說。「有許多事在一個道具上做起來相當簡單,但是實際上非常難在現實中做到。例如,使用手指來縮放的動作,就算是利用(後製的)視覺效果來製作也是相當地困難,但是在iPad與iPhone上的表現非常地出色。

Drexler說,對他而言,iPad與Star Trek中的PADD「極為相似」。「我們始終覺得Okuda經典的T形圖形有強大的可塑性,你可以伸展並重新排列它來配合你的任務,就如同iPad般。PADD的外殼從來沒有鍵盤,正如同iPad。它的形狀也幾乎完全相同 ─ 圓角、厚度以及整體的矩形形狀。」

「有個真正能運作的PADD是非常不可思議的。」Drexler說,與為了電視或電影所製作,無法實際運作的道具不同,「iPad就是Star Trek的夢想。」

 

量子級的飛躍

Okuda認為「易用性」是引導製作小組假想未來科技的要素 ─ 這個要素同時也被Roddenberry認為是關鍵性的。

「不僅僅是PADD,而是整個科技,Gene Roddenberry想要讓新的企業號看起來比原始的企業號更加先進。」Okuda敘述:「Roddenberry明智地意識到『先進』並不等於『更加複雜』。實際上它想要讓事情看起來更加簡單。因此我們把這構想解釋為更加簡潔、更好的使用者介面、更少的按鈕、更少的學習就能操作。」

觸控對使用者來說是一個自然的介面,並讓裝置本身的使用更加簡單。執行的夠好,它可以讓裝置更加平易近人,在更短的時間內擴展到廣大的用戶群。

早期的個人電腦的並不是以容易使用聞名。「我記得我從小就開始使用IBM PC,並習慣了DOS作業系統。」Okuda敘述:「但是在這同時,我對必須以程式設計師相同的觀點來思考的這件事實感到沮喪。」

Mac改變了一切,Okuda說:「我第一次看到Apple Macintosh時,那是一個量子級的驚人突破。終於有人為了讓機器方便我使用而絞盡腦汁。」

The original 1984 Apple Macintosh

Denise Okuda,同時也是Michael的妻子,在進行Star Trek的工作之前並不是來自藝術或是科技相關的背景。她原來的職業是護士,但是Michael的協助之下,之後漸漸地參與了設計與美術指導的工作,並且非常愉快地使用Mac。「當我第一次在DOS系統的電腦前坐下時,我完全不想跟這台電腦扯上任何關係。」她如此解釋:「但是當我第一次使用Machintosh時,情況改變了。在幾分鐘之內我就可以了解如何使用它,那是我的『ah-ha』時刻。」

Michael與Denise在使用iPad時也感受到相同的「ah-ha」時刻。「在iPad上,這類的介面代表著與初代Macintosh相比,另一個量子級的飛躍。」Michael如此敘述。

iPad First Generation

Okuda失望地表示有許多裝置是為了科技而設計,而不是使用者。另如,他描述他的雙親在嘗試一些新科技之後,是如何輕易地放棄。「然而,你手握著相對來說簡單的多的東西,就像iPad,它的學習曲線非常短,而且回報的效益幾乎是即時的。」

 

今日的科幻,明日的現實

在PADD背後的通用概念無疑地對iPad的發展產生了一些影響。但是科幻作品常常激發出新的科技,許多我們現在習以為常的裝置也曾經出現在Star Trek中。

「回頭看最早的Star Trek系列,當你看到45年前他們所使用的通訊機,再快轉回到今天,我們使用著掀蓋式手機。」Denise Okuda如此敘述。同樣地,可交換資料的晶片被使用在初代的企業號,早在固態記憶卡或是USB隨身碟出現之前。「當你看到今日的裝置,例如iPad,我們曾經在Star Trek中就使用過這些東西,這真是讓人興奮。」

Drexler看到許多現實科技可能受到Star Trek影響的例子:「瑞士軍刀般的手機、如牆一般大小、1/4吋厚度的電視螢幕、不斷發出撈叨語音的GPS裝置、機場的人體掃瞄機、語音辨識、遙控戰機、手術機器人….」

但他們三個人都相信,更先進的使用者介面即將來臨。Drexler提到語音識別,這個已經被廣泛用在Star Trek中與星艦地腦溝通的技術。iPhone有著有限的語音控制功能,Android智慧型手機可以在系統的任何地方使用語音輸入文字。語音將會成為一種重要的輸入方式,特別是對那些無法打字或是無法使用手的人,但是即使是Denise或Michael Okuda也都不認為自然語言會是人機介面的進化之路。

Denise公開指出,使用語音指令來操作裝置在許多情況下是非常不禮貌的。「我不想聽盪到其他人使用電話交談,更別提與他們的裝置交談。」她如此敘述。雖然語音也許非常可能成為其中一種輸入方式,但是她相信仍然會有一種不會干擾環境的無聲輸入方式。否則,她說:「你將會碰上問題,當你把科技置於人性之上時。」

Michael同時也指出語音輸入一般來說效率並不高。「設想我要看些照片,我想說『上、上、左、下一個、照片序號3362,不,左邊那個』─ 這比使用游標點擊或是觸控要慢太多了。自然語言,我覺得將會有一些明顯的限制存在。」

那麼,與電腦裝置互動的新先端領域有哪些?Michael Okuda相信移除觸摸的必要將會是手勢控制的新進步。「一旦你不用在物理上去觸摸螢幕,我想到那時另一扇窗就要開啟了。」

Military Report UI

類似在電影「Minority Report」中用來處理影像與其他資料的3D手勢系統可能會變得稀鬆平常,雖然也許不是站在巨大的透明螢幕前。「那在鏡頭上看起來很棒,但是我想當科技允許的時候,會有些方法將它放到桌子或是其他地方讓它可以工作。」Okuda說。

Drexler引用另一部科幻電影「The Terminator」,來說明他更簡潔的預測:「交互性抬頭顯示器」。

無論未來的發展為何,聚焦在終端使用者將會成為真正革新背後的原動力。「當裝置越來越強大,希望我們能持續看到更多考慮到節省使用者時間以及學習曲線,而不是更強大的硬體。」Okuda說:「複雜的事物因該被抽象化、重新統合為最簡單的介面,可以即時回應,並有著最短的學習曲線 ─ 這就是未來的潮流。」

「至少,它因該如此」Okuda說。

via ars technica